琴葛蕾

-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中国灸人困马乏话荆楚-岚头微语

2018-12-21 全部文章 36 ℃
人困马乏话荆楚-岚头微语

今是第二次来湖北,此前参加文化部活动,只随几名同事约了身为武大教师的朋友,在学校里走了一遭,听她详细地介绍着武大和这座城市的种种过往和当下,深感历史之厚重,次日便匆匆返浙《月光男孩》。这次同样是带着部里的任务,不同的是可以深入六个县市,为期一周,足够让我对她有所了解。
武汉作为湖北的中心,并不是自古以来的。其崛起并没有人们想象得那么久远。纵向上可概括为荆州退、武汉出。
春秋战国时期,武汉还是一片泽国。史书上大名鼎鼎却语焉不详的云梦泽,在那时候覆盖着武汉。如此荆州即使不是楚国最好的首都,也是最符合楚国战略利益的首都。其扼守长江中游正中间,上溯能对巴国构成威胁,顺江而下又能进取吴越。
直至元朝婉容私通,汉江和长江的交汇处泥沙淤积完成,陆地逐渐出现,形成三角洲。这样的地理位置,决定了这里能够沟通多个方向的物流人流,明显的区位优势在铁路兴起之后武汉无与伦比的交通枢纽地位就可见一斑37挂靠网,大量的交通流动让这个地区以近代工业起家而后得以迅猛发展。工作途中,一直观察这这座城市,发展至今,中年沉稳是属她的气质。

预定的酒店是武大的国际学术交流中心清谈岁月,正对武大校门口泽美道,再一次近距离感受武大非常的魅力王爷的罪妃。学风自由,学术前沿,悠久的历史和文化积淀。提湖北,首先想到的是武大应不过分狮虎兽图片。
走进校门,牌坊“国立武汉大学”入眼蛇蝎夜合花,也是“学大汉,武立国”。1931年、1937年、1993年、2013年,80余年间,武大校门牌坊四易其身。新建的牌坊采用四柱三间冲天式结构。八棱四柱、柱头云纹都有深邃的寓意。
沿着有108级台阶拾级而上西青人才网,俯瞰整个校园。当下八月,樱花已过一季。她盛开的季节,推开老斋舍的窗子就能看见潇潇洒洒的樱花雨,浪漫又多情。
四幢民国时期的建筑,沿山而建,用巨大的门洞相连,以“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久、辰宿列张”来为十六个门洞取斋名华海校讯通。从门洞里走出,会有一种从历史里走出的感觉。回头看看已近脱去红漆的几个字,仿佛那把椅子上正坐了个短发的女生,民国裙装,恬静地看着手里的书,发现我在注视她,低头浅笑。
上世纪30年代初,武大在珞珈山建造的18栋英式别墅,同时也是武汉大学教职员住宅区的俗称。当时居住在此的大都是大师硕儒。现在这里多了些新的足迹,比如我这般南来北往的游人。

浙江有西湖,湖北有东湖。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和中国地质大学(武汉)、武汉体育学院等全国重点大学坐落在东湖湖畔,成为一道绝佳的风景线。屈原在东湖“泽畔行吟”,楚庄王在东湖击鼓督战;刘备在东湖设坛祭天;历代诗人千古佳句;国家领导人今年四月同印度总理在东湖举行非正式会晤。所以湖泊对武汉政治经济社会民生文化都是联系紧密的。据说武汉有个全国独一无二的机构,叫湖泊局。
白日里把上级交代的工作完成得差不多了,同行的朋友说晚饭要去与大学教练和同学聚会,正好我也可以一个人到处看看。路边开了辆哈罗单车,也不用导航,兀自游走而已。

前方人头攒动,霓虹闪烁正义战士,原来是楚河汉街。这是中国最具建筑特色的城市商业步行街,主体采用民国建筑风格,兼具现代建筑和欧式建筑的时尚元素。红灰相间的清水砖墙、乌漆大门、铜制门环、石库门头、老旧的木漆窗户,置身其中,仿佛时光倒流。
步行街上偶遇直播网红。手杆前置一个手机,手里握着一个,兜里又塞着一个,业务繁忙,对着屏幕不知言语dnf玛巴斯,身旁跟着个摄影师,一副得意潇洒的架势。网红是网络的衍生品,搁在前朝,那不就是卖艺不卖身的吗,而且“绿播”不也只是平台的表态之言吗,私底下背地里恐怕还有交易。商女不知亡国恨,对于这些网红实是无感,无非是些消遣和被消遣的人,想要释放出正能量的少之又少吧。上个月陈一发儿调侃南京大屠杀的视频流出,在“历史借鉴”下,猖狂作死必凉凉。
叫了辆滴滴,去黄鹤楼。下车后刹那老泪纵横,晚上不开放参观,只是在门口仰望,虽不是原址,但也想感怀先贤笔下的孤帆远影,终是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庞晓杰留一个遗憾也罢,往后肯定念念不忘了。

再往前徒步至长江大桥。站在桥面,置于长江上,千年前的风还在刮着。
次日赶赴咸宁。咸宁可能知道的人不多,但说出其下辖一个地名,无人不晓,赤壁拉稀摆带。市区西北长江之滨的南岸,赤壁之战发生地。临江悬崖上刻“赤壁”二字,相传为周瑜所书。周郎石像,傲对长江,壮志满怀指点江山如画;拜风台上,诸葛武侯羽扇轻摇,巧借东风,借出千年震古烁今的一战,在历史长河中画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然东风之有无尚未可知,或是罗贯中使之有,演义而已。相比演义,更向往那段真实的历史,也更崇拜曹公,真英雄也,“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中国灸东临碣石有遗篇”。
千百年来对曹操的评价褒贬不一,誉之者为当世英雄,毁之者称逆贼奸臣。三国已被后人解读得完全,爱之恨之皆不论是非对错。
赤壁边又刮起了千年的风,时间一直都在,流逝的是我们自己。

.
.
.
三国里最敬仰的人物--荀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