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葛蕾

-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丰都名山人与大自然的搏斗只是人类生活一部分-成功天地全球粉絲團

2019-06-09 全部文章 88 ℃
人与大自然的搏斗只是人类生活一部分-成功天地全球粉絲團


这是美国作家欧?亨利的短篇小说《最后一片叶子》描写的 故事.它形象地告诉我们,怎样去创造不朽的杰作。我们首先看 到,贝尔门以他垂暮的生命换驭了一片叶子,而这片叶子凝聚着 老画家关怀他人、热爱生命的善心,和为此而不惜一切顽强进行 艺术创造的意志和力量。它陚予了那片长舂藤叶子以生命惬意造句,也赋 予了重病的琼西以生命。小说创作也和这片叶子-样,它的生命 来自作家崇高的社会责任感,来自作家的人格力量、道德力量、 情感力量,或者说是人道主义力量潮流英语。当他为这崇高的目的所推 动、所激荡的时候,他才有可能创作出不朽的作品。作品的生命 来自作家的生命。人的本质力量外化到作品中有多少,作品就获 得多强的生命力。
其次创作要有契机。契机来自生活的赐予。如果没有琼西重 病和望着长春藤的叶子等待生命凋零,贝尔门也许就没有机会把 他的好心和热心灌注于创作中去,也许一生落魄创作不出一件杰 作。强调创作的契机,就是强调生活的重要,也是强调审美的重 要。契机来自生活的赐予,也来自作家的捕捉。社会生活、历史 运动掩藏着丰富的思想价值和美学价值,但它又是原生矿藏,往 往不以明显的美学形式表现出来。作家用他的社会理想、道德原 则、审美意识在生活中探测,一旦和这些生活矿藏接触就迸发出 灵感的火花。作家对生活的艺术发现,使他进一步幵掘生活的思 想价值和审美价值,通过主体意识的燃烧与化合就是不想死。把它熔炼成闪 光的艺术品。托尔斯泰的不朽巨著《复活》就是这样产生的。有 —天西安华仁医院,:托尔斯泰的朋友柯尼来庄园里做客丰都名山。柯尼当时担任着彼得 堡区法院检查官的职务。他向托尔斯泰讲述了一件诉讼案:、被告 人是个妓女,被指控偷了 “客人”一百卢布。审判时在场的有一个 贵族陪审员I他认出了被告人就是他几年前古有后又拋弃的姑 娘。这位贵族青年受到良心的谴责,请求法官带信给女犯,并表 示要娶她为妻。后来这个女犯在狱中患传染病死了,贵族青年也 不知去向。生活赐予托尔斯泰一个机会,艺术家的托尔斯泰也敏 锐地捕捉到这个生活故事的社会意义和美学意义。他写信给柯 尼,表示要用这个案情写一部小说,但是这部小说十年后才诞 生.他在进一步思考题材的社会容量,也在进一步挖掘人物的悲 剧内容9这个创作欲念在他心底不可压抑地保留了十年,当他将 俄国社会的诸种社会现实与之糅和起来时,艺术之光在他眼前闪 现了,他如醉如痴地投入到创作中去。他在给巴?阿?布朗热的 信中说:我“还因为这件作品有了更大的价值而感到自慰,可是 实际上我只不过是象个醉汉那样全身心沉浸于一件心爰的事,而 且工作得那样津津有味,简直整个人从头到脚被工作吞噬了进 去。”生活触发了托尔斯泰,托尔斯泰又以他的社会观念、宗教哲 学、道德理想、情感意识去溶解生活,终于产生了这部杰作。小 说对当时俄国社会多方面的触及和批判,闪烁着火道主义光辉, 小说对生活的逼真描写和宏伟构思,充满了强大的艺术力量。这 使他攀登上批判现实主义的高峰。不管怎样曲折变形,文学总是 反映社会生活的,读者也要通过作品认识生活。从这点上讲,作 品所反映的生活(当然包括了作家的加工、熔铸)的价值决定着 作品的价值御夫手册。这就是为什么一些作家在成熟之后,往往把目光从 艺术的探索转向生活的探索,为什么成熟的作家往往又是思想家 和社会活动家。一件精巧的内画烟壶无论卖多高的价钱,它的价 值总不及看上去粗放的思想者塑像,因为那毕竟只是一件玩惫 儿。在谈艺术创作过程的时候,我们强调作家的主观作用;在叙 作品艺术生命的时候黄大陆,我们又不能忽视它所反映的生活的思想分 量。其实二者并不矛盾,它们不过是对于艺术创作者和艺术欣赏 者不同的心理过程给予不同的侧重而已。贝尔门画的那片叶子如 果不是给了琼西以生命,也许它还是一片不引人注目的叶子。艺 术的生命是作家賦予的,又在读者中激活,读者对作品所反映的 那部分生活不是漠不关心的。
《最后一片叶子》形象地告诉我们,艺术的生命来自作者的 情感力量,来自生活的社会价值。这些又往往表现为作品的人性 内容(当然是带有社会性的人性)。文学是人学,文学是给人看 的,人自然成了小说创作和小说欣赏瞩目的中心。人通过艺术进 行自我观照,人们关心的是那些和作为人的自我有某些相通之处 的生活内容。所以,当作品通过艺术形象充分展现了人的本质力 量的外化、人的社会生活的诗化、人的思想情感的强化时,作品 就会获得永久的魅力。在这里,艺术形象的鲜明性、新颖性、真 实性是小说生命的躯壳,艺术内容的诚挚性、丰富性、深刻性是 小说生命的灵魂。
不少小说是由于充分地显示了人的本质力量而不朽的。美国 作家杰克?伦敦的《热爱生命》就是一个例子。小说描写了淘金 者在阿拉斯加荒原上争取生存的顽强搏斗。没有尽头的'荒野、沼 泽、山梁,难以忍受的饥饿、寒冷、伤痛,考验着主人公的生活 意志,他几乎是在进行着看不到希望的爬行。但他终于未被死的 威胁摧垮,而是为生的意志鼓舞。在这人与自然的斗争面前狂野生死恋,人 所蕴蓄的力量发挥到难以想象的极限。特别精采的是小说细致地 描写了疲病不堪的人与疲病不堪的狼那场殊死的“持久战”,它充 分显示了人的本质力量希奈丝特拉。’在食物极缺、弱肉强食的荒原上,一只 饥饿、羸弱的老狼一直把疲惫、伤病的淘金者做为猎収的对象。 它和他都拖着垂死的躯体,展幵比意志、比毅力、比智慧、比力 量的生死斗争。双方都以对方的死$为自己生的条件,双方都在 等待那最少消耗自己最利攻击对方的机会。病人一路爬着,病狼 一路跛着;病人用虛弱、仇视的眼光看着狼,病狼用暗淡、贪婪 的眼光望着人.他疲惫了,昏迷了,然而还保留着“人”的意识。 他不愿意死,尤其不愿意死在一只令人作呕、奄奄一息的病狼的 胃里魔机传说。他等着狼来舔他的脸,准备好两手出击。这一刻果然来 了,当狼断定他无力还击时走过来。狼牙扣进了他的手,他的手 抓住狼的牙床。双方都在无力而又拼力地挣扎着,他终于把狼压 在底下。他的手已没有足够的力量把狼掐死,于是他的脸抵紧狼 的咽喉,以狼的办法制服了狼。他满嘴是狼毛,一股温热的液体 流进喉咙。这东西并不好吃,象铅液灌进胃里,可是他获得了生 命。在这场搏斗中,人的求生欲望、求生力量得到了最大极限的 发挥,人的战斗智慧、战斗勇力得到了最为充分的表现。小说使 它的读者——人,从中得到意志、力量、智慧、勇敢等人的因素 的自我肯定,使自己身上潜在本质力量得到升华,产生一种庄严 的美感。不管是怯弱的还是坚强的,不管是得志的还是不幸的, 不管是舒适的还是艰窘的,都能从中唤起生命的力量,去热爱生 活,顽强拼搏,创造人的奇迹0《热爰生命》是生命的赞歌,它 自然也就获得了艺术生命。海明威的《老人与海》也是一曲“人 之歌”。尽管老人把钓到的大鱼拖到岸上时只剩下一具骨骸,尽 管作家对人与外力搏斗的失败难免流露出一些无可奈何的慨叹, 但老人毕竟是“人”,是英雄。他在与鲨鱼搏斗中表现出来的胜利 热望、顽强意志、非凡毅力、高超智慧,仍旧是对“人”的热烈赞 颂。作家还把这种人的生存斗争进行了哲理的概括,使小说具有 了象征的意义龙过鼠年。人们除了从作品描写的具象生活领受到斗争的惊 心动魄的美感之外,还在惊涛骇浪之下感受到生活的潜流,联系 自己的生活经验去思考拼搏价值。这是哲理深度形成的广大思维 空间。人们在这个空间中自由驰骋粟寒生,在人的本质力量自我肯定中 获得满足。
人与大自然的搏斗只是人类生活一部分,而且是较为原始的 一部分,人的更大一部分生活内容是在社会中。人在社会斗争中 激发出来的情感、意志、品格、操守,当然应该成为文学的更大 一部分表现内容。而且,即如前边所谈到的纯粹描写人与自然搏 斗的小说,也不可能不带上作家社会意识的痕迹。人不仅在与自 然的斗争中表现自己的本质力量,更在社会斗争中表现自己的本 质力量。和杰克?伦敦的《热爱生命》有些相似,巴金的《坚强 战士》也表现了人争収生存的顽强意志,不过这不是在渺无人烟 的荒野上,而是在枪口圆睁着眼睛的两军阵前。那个身负重伤的 志愿军战士面对的不仅是山野、小河、饥饿、伤痛,还有敌人的 布雷区、铁丝网。他多次昏迷过去,这吋死要比生轻松得多,容 易得多,只要斗争意志稍一松懈,也许就永远躺在那里了。可是 他每醒过来,定定神,发现自己还活着,内心就强烈喊出.风平浪静造句?“活着 是多好的事!谢振南我已经活到今天,更应该活到幸福的明天同志 们在等我,我要爬回去! ”崇高理想、胜利信念、顽强意志使他最 大限度地发挥了生命的热力,他终于回到了自己战友们中间骆驼强子。在 《坚强战士》中,崇高的爱国主义、革命的英雄主义是战胜死神 的力量源泉李少石,生命的搏斗贯注了社会内容.
无独有偶如同《坚强战士》之于《热爱生命》一样,《老 人与海》也有它.的对应物——《迷人的海》。邓刚《迷人的海》 同样以人和大自然的搏斗为背景,但展示了更易为今天中国读者 意会的社会内容。老少两代海碰子共同冲向那难以潜入的深海和 并未见过的错鱼,这正是今天人们拼搏、进击精神的折射。人生 新的高度的热烈追求在这里被哲理化了,象征化了。这种站在时 代、人生高度上的艺术概括鞑靼牛排,大大丰富了小说的内涵痴情司粤语。老少海碰 子携手去征服那奇幻的、未知的世界了。这些艺术描写充分肯定 着探求、进取、拼搏、奋斗等积极的人生态度。这对于为祖国的 文明和发展而奋斗的中国读者来说,无疑会产生一种强烈的共 鸣。小说中那人的本貭力量的哲理概括与时代的生活内容结合起 来,就会产生更为巨大的美感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