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葛蕾

-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丰镇一中亲身经历告诉你,最可怕的并不是单身-青科薪传人

2016-06-20 全部文章 75 ℃
亲身经历告诉你,最可怕的并不是单身-青科薪传人

本文10赞留言,可后台回复“抽奖”

01
北京的深秋,刺骨的寒意像钢针一样不断地往毛孔里扎,雾蒙蒙的天空如一席破旧的棉被,孕育着无数的尘土。
我看着沙尘笼罩中不辨形状的高大建筑;看着行色匆匆的路人都用口罩过滤呼吸;看着这座城市里的芸芸众生为生计奔波劳碌。
那些钢筋水泥的混合物里,是无数底层者挣扎求存的舞台汉京峰景苑,他们无数次在心里对自己说:“再坚持一下,我们就会成功的。”
我和魏洋泉视界,就是这些底层者中的一员,我们做着财富名利将自己包围的梦,用虚无缥缈的未来鼓励一无所有的自己去奋斗,期待着梦想成真。
然而三年了,别说成功,连一丝成就也无。
我们吵架了,他把烟灰缸狠狠砸在我的身上,歇斯底里地大吼:“嫌我穷爱玉子,想离开我是吧,那就快滚。”
玻璃材质的烟灰缸打在我的手上,撞击着骨头发出清脆的“嘭嗵”声,进而掉落在地上碎裂成片乾县天气预报,碎片四处飞溅,扎进我的心里,痛到窒息。
我哭着跑出门,手机、钱包一样没带,漫无目的走在这座城市呼号的风里。
想起三年前,也是这样一个阴沉沉的秋日,我和魏洋毅然放弃县城收入稳定的工作九转金莲,踌躇满志地决定北漂。
那天的风也很大,我们握着彼此的手,说这是成功的预兆,说明我们的梦想开始扬帆起航。

02
我和魏洋是大学同学,还是老乡,毕业之后飞刀问情,我们都顺利通过国企面试,留在家乡小城做一名普通的职员。
入职半年,魏洋说生活太平淡了,每天都重复着起草合同和审核工程这两件事,而且项目部这种文职工作,没办法发挥他大学时学到的建筑设计才能。
那天晚上他和我说:“小诗,我们一起去北京吧。我在建筑设计上的能力,一定可以闯荡出一片天地,到时我们在首都买一套大房子,把父母都接去北京一起住。”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里的光芒比夜空里的任何一颗星辰都要闪亮。
我犹豫着说:“可是绝代修真,爸妈在小城扎根生活了几十年,不会想举家搬迁去北京的,而且,我现在的工作各方面待遇都很好,我也不讨厌。”
“小诗,你那秘书的工作虽说薪酬和福利都可以,可闭着眼都知道,未来几十年,你做的事无非是安排永远开不完的会,整理那些无聊的会议记录,以及给领导安排行程。”
魏洋轻揽着我的肩,继续说道:“你现在不乏味,接下来的五年、十年呢,你总会厌倦这份单调的工作的。”
鬼使神差的,我递交了了辞职报告,打算和他一起北漂。
03
我爸得知我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干,非要去追求什么劳什子的梦想和成功,气得说不认我这个女儿。
赶火车的那天,我爸把自己关在房间,说什么也不愿和我道别。
我妈临上车前把一张银行卡塞在我手里,泪眼婆娑地说:“你才工作半年,肯定没什么积蓄,卡里是十万块,本来是我和你爸攒着等你结婚用的,既然你想闯,就去吧。大城市消费高,不比咱们小县城,这钱拿着,别亏待自己。”
那一刻,我差点就想跟我妈说:“我不去北京了,我要陪在你们,安安稳稳过日子。”
可我看了一眼魏洋邱慧雯,他信誓旦旦告诉我妈:“一定会好好照顾我。”
四年的感情,我不忍心他一个人在异地他乡独自漂泊,无人陪伴。
“妈,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我抱着我妈,眼泪止不住地流,跟她说爸肠胃不好,我不在他身边,你要记得给他熬粥。
“闺女,别担心,你爸有我照顾。还有,别把他的气话放在心上,这卡还是他早上交到我手里的,说密码是你的生日。”
那天,我一步三回头无道游侠,终是踏上了北上的火车。窗外的风景不断往后退,我离开了生我养我的故乡。

04
刚来北京那一年,我们像没头苍蝇一样乱撞。魏洋应聘了很多家建筑公司,都以他没有经验为由,将他拒之门外。
我找到了一份外贸公司前台的工作,薪水只有以前的三分之二和泉八云。在这个国际化的大都市里,放眼望去全是本科文凭的人,博士、海归更是多不甚数。
我一个普通二本院校毕业的大学生,能找到的工作,无非就是一些打杂性质的。
一个月4000出头的薪水,在北京,连间像样的房子都租不起。
幸好有我妈给的10万块,我们不至于沦落到住地下室的地步。
我劝魏洋,要是实在找不到专业对口的工作,就先找份其他领域的工作先做,一步一步走着,看看有合适的机会,再跳槽也不迟。
可是他不听,他告诉我之所以来北京,就是觉得大城市能实现他成为建筑设计师的梦,要是做其他工作,和他在县城时有什么两样?
他说他要自主创业,成立自己的设计工作室。有一天,要让这座城市的土地上,耸立着一幢经他手设计的大厦。
他没日没夜地画图纸,去找合作,去地产公司蹲守,就为了让别人看一眼他设计的建筑模型捉鬼合家欢,认同他的设计理念。
可是没有人理他半世清情,那些人觉得他疯了,北京多得是在国外主修建筑学的人才,你一个区区二本毕业的学生,建筑理念怎么会有人家留学归来的博士们先进。
两年了,他的工作室,没有接到一单合作。
那张卡里的余额,不足二万块了。
05
我让他先找份工作吧,我们没钱了。
他问我:“不是还有你妈给的十万吗?”
“阿洋,每个月的房租2000块,水电煤气加起来800块,还有我们两个人的伙食费。我那4千出头的工资怎么够?这两年都是用卡里的钱的。”
“小诗,你爸妈有没有给你其他的卡,你先垫着,我赚钱了马上还给你。”
我不可置信地看着他,问他:“阿洋,我爸妈就是普通工薪阶层,辛辛苦苦这么些年才攒了10万,本来是给我做嫁妆的倩碧洗面皂,他们哪还有钱啊?”
他失望地坐在沙发上,沉默了很久,我以为他想通了,半晌,他抬头和我说:“不然我们去住地下室阿娇皇后,总能省点钱,你的工资应该够花了。”
我看着眼前这个靠我养的男人,就是我当初义无反顾决定天涯海角跟随他的男人,说着给我买大房子,不让我吃苦受罪的男人。如今让我去住地下室。
“魏洋,我孙小诗家里虽谈不上大富大贵,但我从小也是娇生惯养长大的,你居然,要我去住地下室?”我质问他:“两年过去了,现在第三年了,你说的大房子,我连块砖都没看见。”
“好啊,孙小诗,你终于忍不住了吧,嫌我穷了吧,那你滚啊。”
他把桌上的东西一股脑忘我身上砸,烟灰缸打在我的手上,连带着我的心也碎了。
我游荡在街上的时候,想起这三年来受的罪吃的苦,不觉悲从心起,一个人蹲在路边嚎啕大哭。太累了,我支持不下去了。

06
我最后还是回到了出租屋,收拾东西准备回老家牙狼魔界战记。
我跟魏洋说:“分手吧,我陪不了你了。”
他认错,说是他混蛋,不该打我,他说小诗再等我一段时间。两年,不,一年。一年后我一定实践对你的诺言。
“魏洋,三年了你都是这个样子,再过一年又能怎样?我等不起了无敌洋娃娃,你继续在你的大城市奋斗,我回家安稳过日子。”
“小诗,你相信我,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我知道这三年你不容易,可你再等等,刚才有人打电话和我谈合作了,我快出头了。”
我摇了摇头,告诉他:“我不奢求你的好日子了丰镇一中,三年来,我舍不得买一件新衣服,买一套护肤品,就为了省点钱多撑一段时间。而你呢,你说让我过好日子,就是让我和你一起去住地下室?”
我想起自己在家的时候,那间30平米的卧室,舒适的大床,被子软得不像话。如今这里呢,20平米的出租屋,厨房卫生间挤在一起,放上一张小床,都逼仄不堪。
“魏洋,人是会变的,你看看我这几年上班回来,何孟怀还要为你洗衣做饭,这双手和这张脸,像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子吗?”
他嗫了嗫嘴,终于吐出了一个字:“好。”
我们分手了,我一个人回了家,没有成功,没有荣誉,连最初的爱情,都没了。
07
和男友北漂的第三年,我们的爱,被消磨在看不见希望的生活里。
我真的受够了,无数个夜里我醒来看见外面灯火流离的世界时,都会觉得身上的黑暗压得自己喘不过气。
魏洋什么事情都不管,我一个人应对所有生活琐事的时候,心里无比悔恨,当时放弃了待遇优渥的工作。
碌碌无为又怎样,一辈子平平淡淡,闭着眼都能看见未来的模样又怎样。我所求的,不过是一世安稳。
至于掌声、鲜花、财富,算了,大城市是有很多机会,可竞争,也是残酷的。
爸妈见我独自回来 ,没有指责我,反而欣慰地说:“回来就好。”
我和魏洋,从此再没联系。
08
这座城市风很大林柏升,我们曾把自己当做风筝色料三原色,以为可以借风飞得更高更远,却被风击打得面目全非。
这座城市风很大,他曾许我一方避风的港湾,以为可以让我们的爱情不受风吹雨淋,承诺却敌不过现实的残忍。
不怪他没出息,不怪我不坚定,是风太大,吹散了我们的爱情,席卷了我们的青春,顺带着,将梦想也一并随风沙埋葬。
我不知道他是否实现了自己最初的梦想,不过他成功与否,与我半点干系也无。
作者/洋芋丝丝
配图/《未婚妻》
我是洋芋丝丝,推崇浪漫的文艺少女梅子青时雨,追求诗情画意的人生。喜欢听人讲故事,执笔为你绘人生。感谢你来,希望我的文字能打动你。如果还能温暖你,那么,我很荣幸。
精选留言集赞可以抽奖哦~
动动手指,点击右上角,“置顶公众号”,精彩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