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葛蕾

-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临沂中考录取分数线亲——往事漫忆之七(修订) 父-自在文录

2019-02-04 全部文章 68 ℃
亲——往事漫忆之七(修订) 父-自在文录

很久很久以前,太行山里有过一个壮汉,个子不高,勤劳能干临沂中考录取分数线,他的热心和善良,赢得左邻右舍的称赞。
一个闹洪水的夏天,壮汉的儿子考上了大学,马来法壮汉十分风光。在乡邻艳羡的目光里,他向亲友借了粮票,借了钱,扛着铺盖卷,趟着满街的浑水,走出村庄,雄赳赳地踏上东去的山道,把儿子送出了山。
第二天,壮汉回来了。昨日的荣耀似乎从未有过似的,他一如既往的下地干活,上山割草,从泥土中刨食,用汗水换钱,后来,又随外出打工的人流挤火车,奔了太原。
壮汉搬砖和泥,每月能挣几十块钱。不多的工钱,除了家用,都源源不断地寄往一个小城。那里,他的儿子正在念大学。想到儿子,壮汉就有劲,受多少苦他也情愿。
壮汉除了外出打工,一辈子都在田间忙活,面朝黄土背朝天水云姬,像要完成一项使命似的,风里来忽悠姐妹花,雨里去,麦穗黄了,换种蓖麻同庆帝。
儿子大学毕业了,儿子留了城,儿子成家了,儿子有了新居……壮汉真高兴。但高兴归高兴,他从未到城里住过一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壮汉没有过一天空闲。
太阳每天从东山升起龙源峡,在西坡落下,壮汉的头发渐渐白了。壮汉的脚步变得迟缓了。壮汉的腰直不起来了。壮汉患了脑血栓。壮汉拄着拐杖只能斜着身子走路了。
壮汉老了,不能再外出打工,也不能再耕耩锄耙了。于是养了两头牛火石寨。一头大牛,一头小牛。壮汉柱着木杖,每天去放牛。大牛在前,小牛在后,他蹒跚在最后边。蜿蜒的羊肠道,两个黄点,一个黑点,像一串游动的省略号,点缀于林海山间。深秋的坡岗上,牛啃着蒙霜的草茎,发出嗞嗞叭叭的声响,清脆而强劲。他感到很畅快。秋阳下,牛的身体闪着金色的亮光,眼瞧着就长膘了,卖个好价钱应该不难,他看病的药钱就不用再让儿子捎了。他觉得这两头牛很有用。
病重的时候,他开始想儿子。但那座城离他似乎太遥远太遥远,他只能在冥想中寻找儿子的模样。他踽踽于篱笆门外,依着土墙,向东方绵延起伏的山岭眺望,那里,山岚一片,有几只老鹰在飞,在飞,在幽深的山谷上空盘旋坂口れな。
时间久了,壮汉觉得,儿子是儿子,儿子和自己无关。
春天里的一个晚上,小院中那棵开满白花的老梨树突然枯萎了。那是他成家立户后栽下的,他砸坯垒墙,架椽苫瓦,建了那座房,也栽下了那棵小树苗。如今,梨树已伴他度过了四十个春秋。看到满地落花,他像是明白了什么,邻居绕着枯树指指点点,皆感诧异,他只是眯眼笑笑,一言不发。
几天之后,壮汉死了。
正是清明时节,已是城里人的儿子冒雨回到山村。空落落的小院,两头肥壮的黄牛正安静地卧在地上反刍,它们用陌生的目光打量着不速之客。主人用过的木杖倚墙而立思文败类,爆着绿芽。
他处理着父亲的后事,没掉一滴眼泪,平静得好像那去者与他无关。
清晨,村里人看到那个城里人在村边漫步,马上又想起壮汉。
壮汉入了土,城里人也走了。乡亲们仍旧忙活自家的生计,只是从此再不见壮汉的身影。
那个儿子洛克比空难,那个所谓的城里人,就是我。
想起父亲的一生,午夜梦回,我曾泪流满面,但这种思念,从未在人前流露过。父亲传给我的,除了大山的性格,还有大山的内涵。
我是山的儿子。
到大学教书后,阴差阳错,我步入李敖研究的行列。那个在台湾岛上倔强地与黑暗和邪恶抗争了一辈子的小老头儿,竟使我倾注了数十年的精力和财力。就像当年父亲供我读书、成家一样,没有想过收获,没有想过报答,冥冥之中,我像在完成上苍交付的一项使命,我的血肉、我的生命、我的工资,似乎都是为那个使命而来,为了它,我不惜代价。
李敖说过,来年之后,他会归骨于昆仑之西,那是大陆的动脉、大陆的根,虽然它已经一片浩瀚、荒凉与死寂。他的话有如寒山钟鸣,在荣耻混淆价值难辨的时代,值得每一位国人午夜长思。
就像父亲无怨无悔地供养他的儿子一样,我把挖掘与彰扬李敖的价值当作一项使命,终日爬梳剔抉,去伪存真。多少个漫漫长夜,我与李敖的心灵对话。
一晃三十年过去了,父亲走了,那个与黑暗厮杀令官不聊生的老顽童也走了,我的思考渐渐化作摆在桌上的一部部书稿。百十万言的叙述,流淌着我的爱憎、我的是非、我的欢乐、我的痛苦,更有对养育自己的父亲的深切思念。
几分自在,几分失落我谋洪荒。
几分慰藉,几分茫然。
寥寥长风里,我仿佛又回到山中。
篱笆门外,白发苍苍的父亲正倚杖而立,微笑着,迎我归来。

小文初就,曲沟凤森兄字斟句酌,旁敲侧推游戏藏宝湾,多有赐教,甚为感念。修订之余,回赠打油一首以致谢:
诤友难得遇凤森,
指瑕问疵皆为诚。
不恋道旁连天掌,
但求空山贯长风。
(二0一八年端午)

作者:自在,本名陈才生,1962年生,林州人,安阳师范学院文学院教授,中国阅读学研究会副会长,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业余负责大学生文学刊物《秋水》编辑事务。主要著作有《女性作者写作的奥秘》、《李敖这个人》、《李敖思想研究》、《李敖评传》、《才女之路》、《用生命种诗的人——王学忠评传》、《地摊上的诗行——王学忠诗歌研究》、《红粉三千,我只爱一点点——李敖情爱纪》、《我的江湖越来越小——李敖师友纪》等。学术研究之余,爱好文学创作。
感谢阅读! 欢迎交流!可以链接——
诗质与诗用——面壁窥艺之一
诗与时代——面壁窥艺之二
诗与政治——面壁窥艺之三
诗与传统——面壁窥艺之四
诗与梦想——面壁窥艺之五
诗人与诗观——面壁窥艺之六
诗人与诗人形象——面壁窥艺之七
诗与真——面壁窥艺之八
诗与语词——面壁窥艺之九
诗与“知识分子精神”——面壁窥艺之十
文学的力度——面壁窥艺之十一
面壁窥艺之十二:我对李敖的盖棺之论
李敖为何批鲁迅——面壁窥艺之十三
要把金针度与人:李敖的读书观——面壁窥艺之十四
为文五患——面壁窥艺之十五
艺境——面壁窥艺之十六
康德的启迪——面壁窥艺之十七
传说与记忆——林虑山纪事之一
菜倌老邦——林虑山纪事之二(小说)
羊与羊倌——林虑山纪事之三(小说)
阿黄——林虑山纪事之四(小说)
崔 方——林虑山纪事之五(小说)
哑巴声亮——林虑山纪事之六(小说-修改稿)
卖糖葫芦的老头(小说)
徐科学的“实证主义”(小说)
我的奇遇(小说)
背鼓手(小说)
乡官——往事漫忆之一(散文)
快乐的郭青萍先生——往事漫忆之二(散文)
童年的梦影——往事漫忆之三(散文)
莫言的老屋——往事漫忆之四(散文)
我为何要为王学忠立传——往事漫忆之五
往事漫忆之六:一波三折,缘悭一面 ——秋水邀请温瑞安先生安阳之行
安阳文坛扫瞄之一:王学忠,用生命种诗的人
安阳文坛扫瞄之二:王学忠诗歌的价值
安阳文坛扫瞄之二:红楼璧全,慰芹成真——读《百十回全评石头记》
安阳文坛扫瞄之三:王兴舟散文的描写艺术
安阳文坛扫瞄之四:王兴舟散文中的想象、哲理与韵律
安阳文坛扫瞄之五:一首意蕴悠远的小诗
安阳文坛扫瞄之六:魏延庆的诗与文
你不知道的李敖 之一:笔伐记
你不知道的李敖 之一 笔伐记(2)
你不知道的李敖 之一:笔伐记
你不知道的李敖 之一 笔伐记(2)
你不知道的李敖——笔伐记 3
你不知道的李敖 笔伐记 4
你不知道的李敖——笔伐记 5
你不知道的李敖——笔伐记 6
你不知道的李敖——笔伐记 7
君子之行与君子之志——《论语》随想(随笔)
学问与境界——《论语》随想之二
论小人——《论语)随想之三
做人的变与不变——《论语》随想之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