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葛蕾

-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于文霞亲热时频率越快越舒服?-身边的那点事

2014-10-07 全部文章 67 ℃
亲热时频率越快越舒服?-身边的那点事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刚刚放学回家,林灿就丢下书包,迫不及待地往自己家的卫生间跑去。可是谁知道,卫生间里面有人。
“妈,你快出来!我很急的……”林灿猛敲了几下门,急着叫道。
“吵什么?老娘才刚进来,小兔崽子,你要是急,就到隔壁妍姐姐家上厕所!”林母嚷嚷道,林灿就不敢再说话,只好又急着出门往隔壁家借卫生间。
“早知道今天在学校就不喝那么多水了……”
急匆匆跑到隔壁妍姐姐家,林灿敲了两下门,喊道:“妍姐姐!”
没有人应答,但是林灿却发现门没有锁。尿急要人命,林灿哪里还管那么多了,直接开门熟练地往柳家的卫生间去。
妍姐姐全名柳青妍,是和林灿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今年芳龄二十一岁,正好大林灿三岁。不过和林灿不同的是,柳青妍初中毕业没有继续上高中,而是读去卫校,现在是市立医院的美女护士。
柳家只有妍姐姐和她的母亲王爱珠相依为命,所以林灿一家平日里也多有帮衬这苦命的孤儿寡母。也正是因此,林灿和妍姐姐从小感情就好,甚至比一般的亲生姐弟都好得多。尤其是十三四岁以后,林灿就更加乐意跑到隔壁来找漂亮的护士妍姐姐家玩了。
卫生间的门只是虚掩着,但是隐约能够听到里面有轻声的哼叫和水流的声音,被憋急的林灿可没想太多梦幻传说,轻车熟路地开门进去。
正打算拉下裤子解决的林灿,进来以后才发现不对劲了,卫生间里面雾气朦胧,帘子后面的浴缸有水流声和……妍姐姐轻声地哼叫。
“额……这是妍姐姐在里面洗澡……而且这声音……”
搞清楚卫生间里是什么状况,林灿心里面咯噔了一下,立刻就兴奋了起来摔角王。这可是自己朝思暮想的护士妍姐姐在里面洗澡,说不激动,那肯定是骗人的。
林灿也不是没有幻想过偷看妍姐姐洗澡,不过他是有贼心没贼胆徐知会。恰好今天这么一个机会让他误打误撞地碰到了,还好妍姐姐家里的卫生间浴缸前有一个浴帘挡着,不然林灿肯定就要被柳青妍发现了。
“哎呀!妍姐姐你洗澡怎么就不知道关门呢?不行!这个厕所看来是上不成了。趁着妍姐姐没发现……不然妍姐姐肯定以为我是故意要偷看她洗澡……”
那流淌过肌肤的水声当中又伴着阵阵低声的呻吟,林灿顿时就迈不开自己的脚步了。双手急不可耐的,十分想要马上掀开浴帘,一睹浴缸里的活色生香。
但是林灿一想到若是被妍姐姐发现,自己的形象可就全毁了。所以,林灿最终犹豫之下,还是咽了咽口水忍住了诱惑,轻手轻脚地往卫生间外挪步。
嘭……
林灿越是想要小心,却越是毛手毛脚的,一个不慎将卫生间内一瓶洁厕剂给打翻了。
“谁在外面?妈,是你么?”
浴缸内的柳青妍显然是被这一声响动给惊倒了,也有些做贼心虚地问道。
“哎呀!我怎么这么笨,被妍姐姐发现了,得赶紧逃出去才行。不然妍姐姐一掀开浴帘,发现是我……肯定要说我是故意偷看她洗澡了……”
迅速抬脚跨步,林灿就往卫生间外跑,可是他才刚刚跑出卫生间,就听到了门口哐当一声响动,这是有人从外面开门进来。
“这是……肯定是王姨回来了……”林灿又吓了一跳,情急之下,为了避免被柳母发现,只能赶紧退回了卫生间当中。
“莹儿,妈买菜回来了。今天买了只老母鸡,你等妈炖了鸡汤以后,再去上夜班!”
柳母手里提着菜篮子,悠哉悠哉地将大门带上,丝毫也没有发觉自己的屋子里面多了一个男人。
“妈刚刚从外面回来,那……方才在这卫生间里的人是……”
浴缸里的柳青妍觉察到不对劲,立刻就掀开了浴帘想要看看到底是谁在那里。
“啊……唔唔……”柳青妍一掀开浴帘,就看到了火急火燎地林灿,尖叫了一声,却立刻被林灿用手给捂住了嘴巴加蓬蝰蛇。
“妍姐姐,别乱叫啊!我是小灿!”
躲在卫生间里出不去,林灿情急之下,只能够先稳定住柳青妍。不然的话,她这么一大叫,将外面的柳母给招进来,自己可就是有一百张嘴巴都说不清了,一个“偷窥变态狂”的帽子非得被扣在他的头上不可。
“小灿?你躲在这里鬼鬼祟祟的做什么?”
一看到是林灿,柳青妍就略微放心下来,瞪着眼睛,质问着林灿道。
“我……”
林灿想要开口解释,但是一时半会儿之间也不知道从哪儿说起,反倒是一双贼溜溜的大眼睛,忍不住地朝着柳青妍脖颈下那洁白的肌肤瞟去。
“你个臭小灿,眼睛往哪里看?姐姐我正在洗澡澡,你跑进来做什么?快……快出去……”
感受到林灿那炙热的目光,柳青妍脸颊一红,赶紧将浴帘扯过来,遮挡住自己的关键部位。
“妍姐姐,不是我不想出去,而是……而是根本就出不去啊?”
林灿咽了咽口水温玄烨,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下子就着火了。尤其是空气当中荡漾着一股妍姐姐身上的清香,就更是让林灿心猿意马,想入非非了。
“为什么出不去……”柳青妍还没有说完,卫生间外面就响起了柳母王爱珠的声音。
“莹儿,刚进门的时候听你叫了一声,怎么回事?”
“喏……”林灿耸了耸肩,无奈地指着门外面,小声地解释道,“妍姐姐,我刚放学尿急,过来借个厕所,谁想到你在里面洗澡却没有关门。我想要悄悄退出去,王姨却回来了。我要是就这么从卫生间出去,她……一定会误会我在里面和你有什么的……”
“你……哼!臭小灿,你就是成心想要来偷看姐姐洗澡的对不对?”
柳青妍狠狠地瞪了林灿一眼,然后赶紧回答外面的母亲道:“妈!没什么,刚刚水有一点烫而已。”
“哦!那你将水温调小一点就好。对了,莹儿,你洗完了么?将门开一下七绝圣手是谁,妈有点尿急苗元一,先上个厕所再做饭。”柳母不疑有他,但是却朝着卫生间走来急着要上厕所。
什么?王姨要进来上厕所?
这一下可将卫生间里面的柳青妍和林灿吓到了,现在卫生间里面这样的状况,要是被柳母撞到了,这还得了?
“妈!你别……别进来,我一会儿就洗好了。你……你等我洗好再上……”柳青妍急忙阻止道。
“怎么?你这个臭妮子,在洗澡,还不许妈来上个厕所?不行!妈等不及了,尿完好做饭。”
柳母哪里知道此时自家的卫生间当中,除了光溜溜洗澡的女儿柳青妍外,还有林灿这么一个大男人呢?
“怎么办?小灿,我妈要进来了……到时候看到你就……”柳青妍焦急地看着林灿。
柳母的脚步越来越近了,就在柳母马上要伸手开门的时候,林灿眼疾手快,迅速地将卫生间的门给反锁住了。
咔咔……
卫生间的门打不开,柳母可不高兴了:“臭妮子,平常洗澡都不见你锁门,今天怎么就反锁住了。你洗个澡,妈还不能上厕所了?快打开门……不然我自己去拿钥匙了!”
“妈!不是,你别……等等再进来……”
柳青妍现在是有嘴都说不清,卫生间里面当然可以上厕所了,可是现在这卫生间里多了林灿这么一个不速之客,这让柳青妍怎么和自己的母亲解释啊?
“你不让妈进去,妈偏要进去。我倒是要看看,你个小妮子到底在卫生间里作什么……”
柳母转身就从客厅的抽屉里拿出了卫生间的钥匙,准备开门。
“怎么办?妍姐姐,王姨手里面有钥匙,肯定进的来……”林灿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这要是被柳母看到了,还得了?
“快!小灿,你快点躲起来,绝对不能被我妈看到我们……我们这个样子啊!杨肸子
一听到钥匙串的声音,柳青妍就更慌了,急忙对林灿小声急道。
“这这这……妍姐姐泡妞作弊器,我……我往哪儿躲啊?这儿根本就没地儿躲啊!”
林灿无奈地耸了耸肩肩膀,柳青妍也发现了,整个卫生间就这么一点儿大小,也没有储物柜什么的给林灿躲藏,总不能让将林灿硬是从马桶塞下去吧?
咔咔……
门外柳母已经开始插入钥匙开门了,情势十万火急。情急之下,柳青妍再也顾不了太多了,芊芊玉手挑开浴帘就抓住林灿,一把将他给扯了过来。
“快……小灿宫胁咲良,我妈要进来了,你快躲到浴缸里面来……”
“什么?躲到浴缸……”林灿愣了一下,这是要和妍姐姐一起洗澡了么?
“还愣着做什么?来不及了……”
眼看着卫生间的门就要被柳母给打开了,柳青妍根本不等林灿反应过来,两只白皙的玉手都探了出来,抓住林灿就使劲儿地将他整个人给拽进了浴缸里。
哗啦啦……
林灿整个人猝不及防,一头扎进了浴缸里,激起了一阵水花。而正是在这个时候,柳母开门进来,柳青妍急忙将林灿的脚也放下来,浴帘拉上,然后拼命滑动一下水花,掩盖林灿发出的水声。
“呜呜呜……”林灿整个人是脑袋向下地栽入了浴缸里,根本就踹不过气来,不过好在他学过游泳,连忙闭气潜在浴缸底部,模模糊糊地在水中,稍微睁开双眼,就感觉眼前白花花的一片,两只手寻找支撑朝着浴缸两边摸去,慌乱之中,竟然摸到了一根柱状的物体,好像是一根黄瓜。
“黄瓜?真的是黄瓜……妍姐姐不是正在洗澡么?浴缸里怎么会有黄瓜啊?”林灿心里面疑惑道。
而这个时候,柳青妍也是紧张得不得了,浴缸里多挤着一个林灿,她也觉得十分地奇怪,尤其是当林灿的两只手胡乱碰到她身体的时候,她就感觉到呼吸急促,好像触电了一样,身体忍不住地颤抖了起来。
“臭妮子,洗个澡半天都没洗好,也不知道你在里面到底做什么?还不让妈上厕所了!”进来后的柳母,因为有浴帘的遮挡,不疑有他,就自顾自地准备脱裤子。
“妈,别……别脱裤子啊!等我洗完你再上……”听到母亲要脱裤子了,柳青妍就急了,叫道。
“不脱裤子怎么尿?妈进来都进来了,你还不让我上?等你洗完,妈都要尿裤子了!”柳母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么一个小小的卫生间当中,竟然还藏着林灿这么一个大男人,自顾自地脱了裤子,坐在了马桶上。
呼……
而这个时候,林灿实在憋不住气了,急忙两手一撑浴缸底部,将头抬了起来,大口大口地喘气。
“唔……”
林灿喘气的声音太大声了,柳青妍生怕被母亲发现,急忙用手捂住林灿的嘴巴。可是这么一来,她整个上半身就暴露在林灿的面前了。
“这……这就是妍姐姐的……”林灿的眼睛里都还是水,模模糊糊地,看到眼前两只白花花跳动的小可爱,整个人顿时就精神了起来。
“啊!不准看……”发现自己走光了,柳青妍又急忙将两只手收了回来,护住胸前,然后狠狠地瞪着林灿,让他将眼睛闭住。
林灿很不情愿地将眼睛闭上,而这个时候,仅仅隔着一张浴帘外的柳母开始淅淅沥沥地方便起来,这声音一点不差清清楚楚地被柳青妍和林灿听到了耳里。
“不准……听!”柳青妍脸已经红透了,急忙两只手将林灿的耳朵给堵住,这叫一个什么事儿北城枫景园啊!自己光溜溜地和林灿在一个浴缸里,而自己的母亲就在旁边淅淅沥沥的方便,这实在是柳青妍太难为情了。
看也不让看,听也不让听。林灿才不会那么老实,尤其是这空气当中一股旖旎的香味,更是让林灿不老实的两只手由下往上,朝着柳青妍摸了过去。
“唔……唔嗯……”
当林灿那略带粗糙又炙热的一双大手,轻轻地摸向柳青妍白皙的大腿的时候,柳青妍浑身颤抖了一下,实在忍不住轻声哼了出来。
“嗯?莹儿,你是不是……又忍不住在里面自己弄了?难怪一直不肯让妈进来!”
听到女儿这一声诱人的叫声,还在方便的柳母就皱了皱眉头,说道。
“妈,你……你说什么呢?我……我没有!”柳青妍十分尴尬地立刻矢口否认道,同时两只芊芊玉手立刻往下抓住了林灿不老实的大手,狠狠地瞪着他邪魔妖道。
林灿今年虽然才十八岁,读高三。但是这个年纪的小男生,正处于精力旺盛,荷尔蒙爆发的时候。对于那方面的知识拥有极度强大求知欲的,所以林灿才初中开始,就没有少看带有颜色的不良书籍。
妍姐姐在浴缸洗澡的时候,洗澡水里出现了一根绿色的黄瓜,加上柳母口中的“自己弄”井底望天,联想起之前误入卫生间听到的妍姐姐呻吟声,林灿哪里还会不知道妍姐姐之前再做什么呢?
“没想到,妍姐姐竟然和我一样,会自己……”
越想越兴奋,林灿大半个身体都在水里,微微抬起头,模糊的视线看到妍姐姐的身体很白,却又泛着一股淡淡地粉红色,白里透红的肌肤水灵灵的。
尤其是现在柳青妍羞燥地低着头,不敢直视林灿的目光,整个脸都燥红了起来。不停地扭捏着白皙修长地双腿,也不知道是很舒服还是十分不舒服的样子。
“莹儿,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爸失踪十几年了,妈一个女人家这么多年还不是这么过来的?只是……这种事情,偶尔忍不住做做就好了,经常做很伤身体的。还有……你还是完璧之身,用……用黄瓜的时候,小心一点别把东西弄破了!你自己是学卫生护理的,不用妈妈教你这些了吧?”
柳母可不知道卫生间里还有其他人,而且还是林灿这个血气方刚地小男子汉,所以说话没有丝毫地顾忌,一边坐在马桶上淅淅沥沥,一边语重心长地给女儿上生理卫生课。
“妈……你……你别说了。我……我哪儿有用黄瓜……”
被母亲这么明着点出来,柳青妍就更是尴尬害羞了,根本不敢对视林灿现在的目光,急忙否认母亲说的。
可是,柳青妍越是逃避这个问题,柳母反倒是越有兴致说了。仿佛是要报复女儿方才不给她开门一样,笑呵呵地道:“莹儿你这妮子,从小就嘴硬。俗话说得好,知女莫若母,家里的菜都是妈买的,有几根金针菇妈都一清二楚。你要是没用黄瓜做那种事儿,菜篮子的那根黄瓜去哪儿了?你敢让妈伸手到浴缸里找么?”
柳母解决完,就提上裤子,作势要来浴缸里捞黄瓜了。
“妈……别……我……我承认了还不行么?我……我有用黄瓜那……那个……”
柳青妍说道后面,声音小的和蚊子叫一样,简直是羞死了。可是情急之下,她实在没有办法,只能够被迫在林灿的面前,向自己母亲承认了用黄瓜做那种事情。
而林灿此时,更是惊得瞪大了眼睛,虽然身在盛满洗澡水的浴缸,却口干舌燥,不停地吞咽着自己的口水。原来妍姐姐真的用黄瓜做那种事情啊?而且……还亲口当面承认了。
林灿手中握着那根黄瓜,抓得更紧了。心里面羡慕极了,恨不得自己就化身成为一根又粗又大甚至还带着尖刺的黄瓜。
“这就对了,莹儿,在妈面前,就别遮遮掩掩了。把黄瓜给我,晚上本来打算做黄瓜炒鸡蛋的……”柳母见女儿终于老实就范,呵呵一笑,伸手道。
“妈!那……黄瓜都脏了,就别……别要了吧!”
柳青妍不是不想给,而是此时那一根黄瓜正牢牢地握在林灿的手中。
“没事!洗洗就干净了,妈又不嫌弃你……”柳母可不知道其中的缘由,本着中华民族勤俭节约地传统美德,当然不能浪费一根品质优良,一物两用的黄瓜了。
说着,柳母又再次伸手,想要拨开浴帘到浴缸里面去摸索。这可就苦了女儿柳青妍了,她怎么也想不到,竟然会被自己母亲这么坑。只好赶紧伸手摸到林灿手上的黄瓜,眼神瞪着林灿,意思是“快放手”。
可林灿现在反倒是玩上瘾了,握着黄瓜不松手,看着妍姐姐心急如焚的样子,胸前水珠跳动起来的模样,真的是美极了,仿佛在梦中一样。
“快……放……手!”
柳青妍毕竟是女生,力气不如林灿,加上在浴缸里,都是水和泡沫,动作根本太大,哪里能够从林灿的手中将黄瓜抢过来呢?
而此时柳母的手已经伸到了浴帘上,马上就要掀开浴帘来摸黄瓜了,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林灿才微微松开自己的手,柳青妍立刻将黄瓜抢了过去,喘着气地急忙伸了出去。
“妈!黄瓜在这里,给……给你……”
柳青妍及时将黄瓜交了出去,柳母才没有掀开浴帘,接过黄瓜,笑道:“早给妈不就是了,妈这也是为你好。你想藏着黄瓜,一会儿妈出去了你再弄是不是?晚上你可是有夜班,别弄多了没精神!好了,妈去做晚饭,你洗洗就出来吃了,记住……千万别再弄了!”
说完,柳母就心满意足地拿着黄瓜出去了。
“哎呀!妈机器铃砍菜刀,你……”
柳青妍有心再解释,可是现在已经晚了。于文霞
而浴缸里面,柳青妍和林灿还是以尴尬地姿态共处着,柳青妍瞪着林灿,想要说林灿,却又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加上自己那么囧的事情全让林灿知道了,她现在对林灿是又羞又气。
“妍姐姐,我……”柳母走了,林灿也知道现在大事不好。在浴缸里低垂着头,只敢偷偷瞟向柳青妍,水汽朦胧,柳青妍白皙婀娜的身姿却是被他一览无余。
“还看?小屁孩,还没有看够么?给姐姐我闭上眼睛!”
感受到林灿那炙热的目光,柳青妍也才意识过来,命令道,“姐姐我现在要起来穿衣服,我没说好之前,你不准睁开眼睛,知道么?”
“嗯……”林灿两只手捂住眼睛,重重地点了点头,心里面却在窃喜,这样美的护士妍姐姐全球三国,要他看一辈子都是看不够的。
看到林灿遮住了眼睛,柳青妍这才微微放下心来,她怕太久不出去,母亲又起疑心进来查看就不好了。所以,轻轻地从浴缸当中站了起来,露出了S型曲线的身子,光滑白皙,透露出一股处子的芳香。
“妍姐姐站起来了?”林灿虽然看不到,但是却能够感受到,水中的柳青妍站了起来,微微向前靠了一下,鼻尖的位置正好就碰到了柳青妍的还沾着水珠的大腿。
紧接着,林灿又听到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这是柳青妍伸手勾到挂在墙壁上的浴巾谢玉敏,正在细细地擦拭身上的水珠。
浴室里沐浴露的香味,伴随着妍姐姐身上一股好闻的处子香,加上全身湿透黏黏的墨子怒耕柱子,林灿就更加口干舌燥,身体躁动不安起来了。
眼不见则耳愈聪,林灿越是看不见,耳朵就越灵敏,而且自动脑补妍姐姐如何轻轻擦拭身体各个部位的画面,怎么能够不热血沸腾呢?
“看一下……我就只看一下,反正我用手遮住眼睛偷看,妍姐姐又不知道……”
林灿的内心开始挣扎,方才是在浴缸里,妍姐姐坐在浴缸,林灿虽然睁着眼睛,也只能够看到妍姐姐的上半身领克特,而现在,妍姐姐洗完澡正在擦拭身子,又会是怎么样一个风味呢?
偷偷地,林灿偷偷地睁开眼睛,透过手掌地细缝瞄了过去,只见现在的柳青妍正背对着林灿,手上粉红色的浴巾包裹着,由上至下,慢慢地擦拭。
“没想到,妍姐姐的屁股……竟然长到这么大,这么圆了?一晃真的好多年过去了?”
深深地咽了咽口水,当柳青妍蹲下身子来擦干双腿的时候,林灿就更是一股血气上涌,直接顶到了脑门。这让林灿想起了小的时候,大概是三四岁,家里还没有现代化的卫生间,为了节省用水,院子里的孩子洗澡,都是三三俩俩在一个大浴桶里,当时林灿就经常一起和大姐姐柳青妍一起。
当时还小,林灿不觉得有什么,可是现在长大了,妍姐姐也成为了亭亭玉立市立医院的女护士,每次看到身着护士装的柳青妍,林灿就情不自禁地幻想亲手去剥开,柳青妍这个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的护士妍姐姐,简直就是林灿天然地幻想对象。
而现在,机缘巧合和尴尬窘迫之下,林灿也没想到,竟然能够再一次和妍姐姐共浴,还能够看到如此旖旎艳丽地一幕。虽然只是背面,但是妍姐姐那浑圆有弹性的屁股,玉润白皙的背,白皙袖长的美腿,都在挑战者林灿忍耐的极限!
呼呼呼……
林灿的呼吸急促极了,因为现在,妍姐姐擦干了身体,要开始穿衣服了。
“那是……黑色蕾丝边的……”
看到妍姐姐手中的动作,林灿就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来妍姐姐穿的内裤竟然是黑色蕾丝边的。
柳青妍两只手将内裤撑开,然后轻轻抬起芊芊玉腿,一点一点地从两腿之间套上去。这种强烈地刺激,差点让林灿受不了鼻血喷涌出来。
穿完内裤,然后是内衣,林灿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到女生在自己面前从里到外的穿衣服,还是自己一直心仪和幻想的护士妍姐姐。
尤其是当妍姐姐穿上白色的护士服之后,在朦胧的水汽之中,将她的婀娜身姿再一次衬托了出来。林灿更觉得自己是在做梦,一切都如此地不真实。
“好了!小灿,可以睁开眼睛了。”穿戴好,柳青妍转过身来,发现林灿还是用两只手遮着眼睛,也不知道林灿早就开始偷窥,还夸了他一句:“算你老实。”
“穿好了?怎么……怎么这么快?”
林灿却笑嘻嘻地装糊涂道,睁开眼睛以后,还装傻地道,“妍姐姐你怎么穿上护士服了?晚上有夜班?”
“嗯!晚上有夜班。”
柳青妍点了点头,看着一身湿透透还在浴缸里的林灿,想起方才一系列尴尬的事儿,羞愤地脸又变得通红,嗔道:“臭小灿,长大了就不学好了。今天竟然跑来偷看姐姐洗澡……”
“这可是误会啊!妍姐姐,我……我只是来借厕所的,谁……谁知道喊了半天你家都没人应。我憋不住,就自己进来,哪晓得你正在……”林灿大喊冤枉,委屈地道。
“乱讲!那……姐姐我怎么没有听到你上厕所的声音?你不是很急的么?”
此时穿着护士装的柳青妍,红着脸,质问着林灿。林灿这才想起来英雄威尔,自己憋急了跑进卫生间,发现妍姐姐在洗澡,就忍住了想要退回去捻花辞,之后又不得不躲进浴缸里,到现在都还没有解决呢!
“真的很急……刚刚那种情况,我……我被吓得憋住了,现在又……妍姐姐,我……我上一下厕所先……”
说着,林灿就一下从浴缸里跳了出来,憋急的他根本不顾柳青妍在场,扯下裤子,对着马桶就开始解决。
“啊!”
柳青妍见状,本能的叫了一声,赶紧转过身去,不敢看林灿。但是听到那哗啦啦急促地水流声,却更加面红耳赤,小心脏扑腾扑腾地跳了起来,脑海中竟然开始回想着那惊鸿一瞥当中看到的东西。
“原来那就是男生的……还是小灿的……竟然……那么大……”脸红心跳,柳青妍根本无法......
请点击【阅读原文】免费查看未删节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