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葛蕾

-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五彩祥云亳州这地方的土话绝了!满满方言的趣事,你全看懂了吗?-亳州发布

2017-12-22 全部文章 140 ℃
亳州这地方的土话绝了!满满方言的趣事,你全看懂了吗?-亳州发布


方言是飘在时光深处的词语,
呈现给我们的,
除了是对家乡的认同,
还有对这一土地深深地眷恋!
下面这两则趣事,
就凸显了蒙城方言的特色,
一起来品味一下!
抹澡
扪时个(很久以前),三伏天,杀抹黑(傍晚),太阳红红的脸在树枝上棚着。
北家后大沟沿(音yē,蒙城土话),憨叔怀里抱着一个光腚小子,手里攥着一件粗布裤头,肩(jiǎng)膀头上搭着一条棉布手巾(jīan),后面跟着一个半橛子(少年),他叫有壮,爷仨一阵向北家后大沟沿走。
憨叔侄子大壮从地里耪地收工回来,肩膀头上扛着一把锄,锄头蹭得明西西的,光巴子(光着上身),脱下的褂头子跟一条手巾一起搭在锄把上,一边走一边哼着小曲:“王三姐俺今年都二十一,手提包袱去赶集……”他碰到憨叔,迎上去笑眯眯的:“俺叔,爷仨抹澡去?”憨叔:“对,我去给这小屁精洗洗身上,你看他脏的,像个灰猴子。你这晚(wai)可去吗?”“马辗(待会)就去,我去家喝口水,拿件换洗的衣裳。”
大沟沿早来了好些子人恐怖之家2,密麻麻坐了一地,还没下水。有的吸烟,有的拉呱,有的在捯饬衣裳,还有一个在稍远的地方用两片苘麻叶给一个小男孩擦屁股,苘麻棵(kuǒ)里还有几个大人蹲在那儿吭吭哧哧地“卸货”,几只蚊子在他们身边“嗡嗡”地吵闹,不知又有几只蝇子打哪儿飞来赶宴席凑热闹,他们不得不用耳巴子(巴掌)在自己的身上“噼噼啪啪”地驱赶陈泽耀,嘴里还不停地嘀咕“真是臆歪(烦)人!累了一天连屎也不让好好拉鹘怎么读。”
太阳休息去了,月亮倒能按时升起,扬着个金黄的圆脸。人们开始下水,借着还不太暗黑的光线,都脱得溜光溜光的,好多人也都自自然然用手巾或衣裳顾住那每个男人都有的羞处,“扑通扑通”地跳到水里,满水面就热闹起来,荡漾着笑声和“得劲得劲”的感叹。太阳已经落下,但天还没有全黑,抹澡的人有的走了,有的还在抹,还有人正向这里走来。
憨叔上了岸,沟里这当儿也不见了大人,忽然觉得小屁精孙子不在,就着急地喊:“有壮,良子哪去了?”“不知道,没见上来呀。”憨叔大喊“良子、良子!”没人答应天谕藏宝阁。这时恰好大壮也来抹澡。听见叔喊良子超人之死,又这样急迫,猜想可能有事了,三步并做两步赶了过来。还是年轻人眼睛好使,借着水面的反光,一眼就瞥见水中影影绰绰有一个黑影在晃荡,他没顾得(di)脱衣,一个纵身就跳进水里,伸把(伸手)把那黑影捞了起来,正是良子,竟把憨叔吓(hěi)得“呜呜”地哭起来。
大壮赶紧把良子抱到岸上,自己蹲下来,背靠着一棵树,让良子平趴在腿上靠近格拉拜子(膝盖)的地方,用手轻轻地拍着良子的脊梁(niáng),让他把喝进肚子里的水控出来,半袋烟功夫,良子咳了一声,醒了过来,憨叔眉头才舒展开来。这时,又有不少人赶来关心,一时间人声嚷嚷,一片同情唏嘘之声宁明新闻网,倒也显得世上的温暖、人间的热情。因为在岸边孪挡(折腾)的时间太长,直到大家喝罢茶的时辰,憨叔他们才回到家里。当然,憨叔免不了被老婆子狠狠地叨磨(数落)了一顿。
憨叔并不憨傻,只是有些木楚(迟钝),反应有些蔫,领孙子抹澡,竟能把孩子忘在了水里,如此做事不靠谱,世上怕是也没谁比了。打那以后,憨叔再也不敢带孙子去沟里抹澡了,五彩祥云不是不想带,而是家里人再也不让他带欲火焚神。

磨牙
扪时个,老家雨后的一方圆塘,水有些浑浊,塘周围的树上杰遛子(知了)在“滴儿滴儿”地叫。
小暖和几个同龄的小女孩一起在水塘边玩泥巴,不远处有几个男孩子也在那儿玩泥巴,为首的正是那个误入深水没有淹死的良子。女孩玩的是向水里撇泥片片儿(打水漂),而男孩子是向水里丢泥蛋蛋儿。
小暖的娘挎着一只筐子,拿着一把草铲,外加一把镰刀,要下地薅草去,平时晴天薅草放羊都是小暖的活儿。下雨地湿艾德伍德,她是准备两样工具,哪样好使使哪样。她家里头那几头小羊,下雨不能赶下地放,只能到地里薅筐草回来喂它们。
她走到小暖玩的地方,停下来,拉下脸子,正色说:“小暖,玩一会儿回家看弟弟去,他才将(刚)睡着。还有,不要跟人家小孩子磨牙。天天挨叨磨,掰着耳朵都教不上套;还有不要摆饬(戏)水,可(keì)听见?”她像是对小暖说又像是对别人说。直到小暖连连说“听见了”,她才离开下地去。
小暖见娘走了,觉得没人管着,也就放心地玩起来,还跟大家比输赢。她们把软泥先团成蛋蛋,再拍成片片,然后贴着水面撇过去,比谁的泥片片在水皮子上面蹦跳的次数多,多的为赢,输的要给赢的洗手。小暖是个急性子,还没有把泥蛋蛋团圆乎,就拍片片,结果总是输得多,把个小脸儿气得通红。
良子几个男孩子在另一边玩泥,他们不玩泥片片,李元玲而是将泥蛋蛋向水里丢,专听那泥蛋蛋入水时的“得儿得儿”的声音,谁的声音短而脆为赢。玩了一会儿,觉得没味儿,又不好评判,就也改玩泥片片了。
良子是憨叔大儿子的儿子。憨叔有三个儿子,大子金壮,二子银壮,三子有壮。金壮长相随他大(爸)随得还戚(很),父子二人活像一个模子嗑出来的。良子也没有改变基因,也是长得短胖,憨头虎脑,都七八岁了,不求读书,只是贪玩。说话粗声瓮气,有时还胡扯八连地不着调。
小暖老输,终于撇出一局好的,那泥片片贴着水皮“蹭蹭蹭”向远方窜去,眼看小暖要赢,真是摔跟头砸死个兔子——巧了,从男孩子那边飞过来一个泥片片,“啪”的一下,和小暖的泥片片撞在了一起,“不得儿”一声全落进水里。这可把小暖给气毁了,两手掐腰,两眼瞪得溜圆,大叫:“坏!坏坏坏,不长骨头不长盖!”“你坏,你孬,一辈子,长不高塔林托娅。”那是良子慢吞吞的回声。
这吵嘴磨牙,往往是大哥甭(bái)说二哥,馒头甭说窝窝(窝头),一个怪不得一个。如果有一人忍让,这架也就熄了火了,而偏偏两个孩子是钉头对铁脑沙桐,针尖对枣刺路冰纯,都不是瓤茬(软蛋),飙到一块儿不吵吵才是神话呢。
小暖听到良子骂她孬,哪肯服软丹尼斯理查兹,就“嘟嘟嘟”地来了一嘟噜连珠炮:“孬孬孬,叫鸡叨!肚么脐子(肚脐)冒泡泡!”
良子虽说有些鸟奴(迟缓而笨),回嘴慢,但并不想装孬投降,慢慢地也要反击:“小子小子玩,丫头丫头玩,逮住丫头做案板。”“逮住小子扒皮玩谢人门帘!玩玩玩!哼!”小暖还没等良子落声就接上茬儿。“哼哼哼,老鳖精,栽掉牙,不关风!”虽说慢些三界西游,威力倒是不瓤。
小暖受了呛,又不肯退让,大声叫着:“你家都是老鳖精!老鳖精,沟里趴,你家都是老鳖虾如月疑云。耳朵聋,眼睛瞎,看你可敢叭叭叭。”良子没有话能对上,憋得脸红脖子粗,蹦跶蹦跶往小暖跟前趁(走)圣颜世家,想动拳头。小暖也根本不吃他这一套,也跳起来蹦过去。周围几个人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站着说话不腰疼,不仅不去劝架,还嬉皮笑脸地架火。眼看两个孩子就要撕扯到一起,大壮媳妇二翠急火火地奔过来,伸把拉住了良子,小暖的小伙伴也把小暖拉了回来。
话说是亲三分向,不亲又一样。二翠拉住良子,免不了要数落他几句:“你娘咋交代你咧,在外面玩,不要跟人家磨牙,你更不能操(chao)事,把哪里打烂了,咋弄?快跟我回去。不回去我就告诉你大甩(揍)你。
小暖看良子被二翠拉走了,没有了对头兵,也就慢慢熄下火来,忽又想起娘的嘱咐,家里还有弟弟,也该醒了;要是让娘知道今个又跟人家男孩子磨牙,恐怕又要吃烧饼(巴掌),还要被娘骂“不长脑子”,明个、后个都甭(bái)指望能出来玩了。想到这里,小暖飞一样地跑回家去,直到她娘回到家里再没见她出来。(过传奇)
家乡话说起来不仅朗朗上口,
充满了地域特色和亲切感小鬼迪克,
而且也在日常生活中传承着地域文化。
你觉得哪些土话是咱亳州特色?
欢迎补充~
让我们一起“玩转”亳州方言!
编辑:虹娟